主页 > 国债期货 > 提升我国国债期货市场功能的政策建议

提升我国国债期货市场功能的政策建议

作者:admin 时间:2017-10-28 来源:网络收集

为进一步落实国务院“新国九条”关于“逐步发展国债期货,健全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国债收益率曲线”的战略部署,推动债券市场和国债期货市场健康稳定发展,提升我国国债期货市场功能,我们建议进一步完善国债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丰富产品体系、完善交易机制。

  (一)完善投资者结构,推进商业银行、保险和境外机构入市

  现阶段,我国商业银行、保险、境外机构参与国债期货具有重大现实意义。一是丰富国债期货投资者结构,增强国债期货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有效性,提升市场定价效率和精度,形成准确反映全市场信息的价格信号;二是有效管理利率风险,促进国债现券市场平稳运行。此外,商业银行、保险可借助国债期货为理财产品保值增值,为广大客户提供更加安全、更加多样化的产品选择,促进机构转型发展。

  现阶段,商业银行、保险、境外机构参与国债期货时机成熟。一是国债期货市场不断发展,具备商业银行、保险、境外机构入市的承载能力;二是商业银行、保险、境外机构参与利率衍生品交易经验丰富,具备参与国债期货的能力;三是监管制度日益完善,具备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一线监管方面,中金所制定了保证金、涨跌停板、持仓限额、大户持仓报告、强行平仓等风险管理制度,能够有效保障市场平稳运行。在行政监管方面,我国出台了《银行业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办法》、《保险资金参与股指期货交易规定》,积累了商业银行和保险资金参与期货市场的监管经验。同时,境外机构参与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资金都是通过合规途径进入境内,由大银行托管,其资金管理和交易结算模式QFII、RQFII基本相同,在境外机构使用债券投资专用资金账户条件下,不会带来额外的资金跨境流动风险。

  因此,建议有序推动商业银行、保险机构、境外机构入市,不断完善投资者结构:一是以国债承销团、做市商银行为切入点,尽快制定、出台商业银行开展国债期货业务政策,允许商业银行参与国债期货交易;二是建议加快出台保险资金入市相关指引,推动保险资金参与国债期货市场;三是开放境外机构进入国债期货市场,进一步提高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水平。

  (二)推出2年期国债期货,丰富产品体系

  目前,我国国债期货产品仍缺乏中短期产品,无法满足多元化避险需求。建议尽快推出2年期国债期货,丰富产品体系,满足市场需求。从我国债券国债现券市场实际情况来看,推出2年期国债期货意义重大。

  一是有助于健全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国债收益率曲线。上市2年期国债期货,有助于形成期限布局合理的“2-5-10”国债期货产品体系,丰富期货与国债现券之间的套保套利策略,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的中短端定价精准度,健全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国债收益率曲线。

  二是推出2年期国债期货有助于满足实体经济发展与风险管理需求。上市2年期国债期货,机构投资者可以使用国债期货剥离信用债的利率风险,利用国债期货流动性好、成交快速的特点,第一时间在国债期货市场上卖空保值,有效对冲信用债市场的下跌风险,提升投资者买入并持有信用债的意愿和信心,促进实体企业债券融资,间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三是推出2年期国债期货有助于金融机构创新发展。上市2年期国债期货,有助于满足机构投资者对中短期利率的交易需求,与中、长期国债期货产品配合构建基于收益率曲线形状变化的交易策略,进一步推动相关产品和业务创新,提高金融机构资产管理效率,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三)完善国债期货交易机制,更好地满足机构投资者需求

  国债期货市场发展较为迅速,但是与其迅速扩大的影响力相比,仍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为更好发展国债期货市场,更好满足机构投资者需求,应不断完善交易机制。

  1、推出做市商制度

  目前,我国国债期货市场不断发展壮大,但与国际成熟市场及我国债券市场风险管理需求相比,我国国债期货市场流动性相对不足。借鉴国际经验,我国国债期货市场上推出做市商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引入做市商有助于提升国债期货市场流动性。在境外利率期货市场中,做市商对整个市场流动性的贡献平均达到20%;而一些不太活跃的品种,如3个月的欧元利率期货,做市商的贡献在40%甚至50%以上。我国国债期货市场上引入做市商制度后,做市商承担一定的连续双边报价的义务,尤其是为流动性较缺乏的远月合约提供必要的流动性,降低订单执行时间。

  其次,做市商能够提高国债期货市场定价效率。做市商往往具有较强的信息搜集和快速反应能力,拥有专业的研究团队,能够从大量订单流和成交中抽取有效信息,并在报价中体现,进而提高定价效率。

  再次,做市商能够有效平抑国债期货市场剧烈波动。目前境内国债期货市场规模仍然较小,订单深度不够,难以应对投资者大单的瞬时成交需求。如果在国债期货市场引入多家做市商,则市场中每一档位的报单量将大幅增加,市场深度显著提高,进而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大单的冲击。

  现阶段,我国做市商制度不断完善,监管部门积累了监管实际经验,做市机构也更加专业,因此,在国债期货市场上推出做市商的条件成熟,建议选择综合实力强、业务经验丰富、风控制度完备的券商或银行作为国债期货市场的做市商。

  2、优化持仓限额与套保套利制度

  国债期货上市以来,中金所从严控市场风险的角度出发,设立了较为严格的梯度限仓和套保套利制度,对于保障国债期货平稳运行发挥了积极作用。目前,国债期货的持仓限额制度为三级梯度限仓,一般月份限仓标准为1000手,此后梯度递减为600手、300手。随着国债期货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上市初期制定的梯度限仓标准难以满足机构套保需求,建议优化相关制度。

  一是减少限仓梯级。目前三级梯度限仓制度的不足日渐显现,主力合约转仓逐步提前,流动性过早丧失,不利于市场稳定和期现价格收敛。从国际经验来看,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和欧洲期货交易所(EUREX)仅对国债期货交割月合约进行限仓,对一般月份不设限仓。综合国内外经验,建议将国债期货限仓梯度由三级简化为两级。

  二是适时调整持仓限额。随着国债期货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上市初期制定的梯度限仓标准难以匹配市场规模的增长。2016年,国债期货日均持仓7.46万手,约为2014年的8倍,而目前国债期货市场的成交持仓比在0.5左右,流动性略有不足,不存在过度投机的问题。调整国债期货梯度持仓限额后,部分机构客户能够在投机账户的持仓限额内进行策略交易,持仓额度预期将更为明确,有助于机构投资者实施更加多样化的策略,提高市场流动性,促进国债期货功能发挥。

  三是优化相应的套保套利制度。在梯度限仓级数由三级改为二级后,投机账户临近交割月的持仓限额生效日期发生改变,应优化套保套利制度,相应调整临近交割月份的套保套利额度生效日期,从而有利于多空平仓需求时点的一致性,减小市场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