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指期货 > 外媒:多数分析师认为标普500明年还会有持续1

外媒:多数分析师认为标普500明年还会有持续1

作者:admin 时间:2017-11-30 来源:网络收集

  新闻配图 

  尽管每个策略分析师都有给出自己预测结果的依据所在,但其中部分分析师的预测观点确实比其他人的观点更具说服力。比如,有人预测认为,美国股市明年的涨幅还会达到15%。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特朗普总统的减税政策不能付诸实施,则美国股市未来至少会下降5%。对于投资者来说,现在不仅仅是感受感恩节火鸡味道的时节。同样,也是华尔街所有银行对2018年美国股市进行预测的时刻。如果这些预测结果之间看起来模糊不清,那也是因为它们现在几乎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虽然每个预测都有自己可圈可点和不足为道的地方——部分观点来自捕风捉影,部分观点则以事实为依据。但大多数策略分析师认为,迄今为止,在标普500指数今年达到17%的涨幅之后,明年其还可能会出现持续10%的上涨。但在仔细浏览这些报告时,还可以发现一一些明显的专业人士观点:紧盯出口,以防万一。

  分析师们带给大家的好消息是:没有什么比苏格兰皇家银行(RBS)在2016年重磅提出的建议——“出售几乎所有资产”更傻的预测了。苏格兰银行曾危言耸听地警告投资者:“未来一年是一个极具灾难性的年份”。(标准普尔指数回落12%,并开始了一个仍在保持运行的记录, 而在2月份之前的长时间内并没有出现修正)。

  坏消息:对英格兰皇家银行不幸预测事件的验证,反而更突显了市场预测有时候比艺术更具艺术性。

  乐观主义者

  所持的观点:BMO Capitalmarkets公司的策略分析师布莱恩.贝尔斯基(BrianBelski)认为,目前的美国股市正处于一个20年牛市的中期。他主张,在2018年底前可以将标普500指数的预测值提高到2950点。这要归功于标普500指数目前11%的收益增长和估值(具体来说是市盈率)。这一预测值仅稍低于今年的历史最高点水平。当然,布莱恩.贝尔斯基预测的关键前提是,美国国内利率不会上升太多。

  最有说服力的一点是:基于现实基础的预期——BMO的盈利预测接近共识。

  最没有说服力的一点是:布莱恩.贝尔斯基的观点依赖于对美联储至少试图提高利率基准的估值。

  (相对的)悲观主义者

  今年的股市表现太好,这种表现不可能再次重复。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策略师分析师迈克尔.威尔逊(Michael Wilson)的观点是:2018年,标普500指数将会上升至2750点。他认为,现在是卖出部分美国公司债券的好时机,因为这些公司的估值已经被持续的低利率所延长。

  迈克尔.威尔逊给出的观点是,美国的扩张正在日趋老化,从明年下半年开始,股市的盈利增长将会开始消退。他表示,经济衰退还没有到来,并不是所有应该在牛市中出现的过度乐观的迹象都存在——但它们已经很接近了。

  迈克尔.威尔逊还表示:“我们认为,2019年的每股收益不会令人兴奋,甚至可能会是负面的。毫无疑问,这对下一年的股价非常重要。”

  最有说服力的一点是:美国的扩张或多或少正在走向老化。

  最没有说服力的一点是: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考虑到投机泡沫的缺失(比特币的市场份额太小,所以无关紧要),在未来12个月甚至未来20个月内,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具有说服力的中间派

  高盛的大卫.科斯汀(David Kostin)不得不调和高盛经济学家的看涨心理,因为他们担心市场价格会过高。他给出的观点是,如果国会不削减公司税,股市可能会下降5%;否则应该会上涨11%,而标普500指数也将会达到2850点。他还认为,如果税率下调,则企业收益将会上升14%,但其中9.2%的企业不受此影响。

  最有说服力的一点是:大卫.科斯汀指出,自2010年以来,大部分股票收益都来自于企业利润的提高,而30%则来自对企业的更高估值。在1996-2000年期间的牛市中,近一半的股市收益反映在更高的市盈率方面。在这种情况下,标普500指数明年上涨至2850点,是一个“理性繁荣”的现象。

  最没有说服力的一点是:他认为股票翻倍出现的适度扩张是历史性的高点。

  可能的真实场景或许会如下所描绘:

  2018年,最有可能的结果是美国经济持续增长并获得良好的收益,而且股市也有提高股票价格的机会。其中,尤其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投资者仍有理由怀疑通胀是否会飙升,或者利率是否将上升到足以令股市大幅上涨的程度。

  2018年,美国经济在扩张之前有足够的能力进行部署。即使婴儿潮一代从2008年开始加入退休人员的行列,但在经济衰退后的劳动力大军中,仍然会有近100万的缺口。一些劳动力的重新进入应该会限制工资增长的要求;而最近商业投资的增加也可能有助于提高生产率,抑制通胀预期。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的经济学家亚当.奥兹梅克(Adam Ozimek)表示,3%的就业成本增长令大多数策略分析师感到恐慌,但这种现状仍可能会持续两到三年。

  但盈利增长实际上限制了这个昂贵市场能够增长的多少。一个很聪明的假设是,到2018年底,市盈率将会达到中等水平,因为这一长期扩张的结束最快将会在12个月内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