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研究报告 > 重压之下大宗商品酝酿超跌回升

重压之下大宗商品酝酿超跌回升

作者:admin 时间:2016-10-08 来源:网络收集

最近有分析认为,从CPI与PPI趋势看,中国经济有陷入通缩的危险。CPI连着民生,PPI连着企业效益,也与城市居民就业和收入有关。适度的有效投资,特别是能带动城乡居民加入的有效投资是必需的,也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比如,一面是钢铁玻璃过剩,一面是老百姓改善居住环境又需要钢铁玻璃。像长江流域不少地区的居民住宅需要安装双层玻璃保温窗、需要安装住宅电梯等等,都是一举多赢的事,是能带动政府、企业、居民投资的好项目。在上海,甚至有人大代表为此事奔走多年。为什么不推一下呢?这事表明,不是老百姓没需求,不是真过剩,而是相关工作没有做到家罢了。

■去年,大宗商品市场压力沉重。从国际市场看,粮食、矿石、金属、石油、橡胶等重要大宗商品价格普遍深幅跌落,致使覆盖22种基础商品的彭博大宗商品指数跌幅超过10%,创下五年新低。国际市场行情跌落,对于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形成很大拖累,甚至引发通缩风险。据测算,去年11月份,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为120.1点,比上年同期下降14%,比年初下降15%。重要大宗商品中,橡胶类价格同比降幅最大,达到25.9%;其次为能源类,下降21.4%。

■大宗商品价格深幅跌落,成为国内物价水平的重要抑制因素。但受定向刺激影响,预计中国宏观经济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房地产投资增速以及工业生产增速的回落,都将在2015年触底回升,由此推动2015年内中国大宗商品需求稳定增长。初步测算,2015年内全国矿石、原油、焦炭、有色金属、天然橡胶等7种重要大宗商品表观消费量同比增幅将超过8%,高于2014年至少2个百分点。

2014年,大宗商品市场弱势运行,价格不断创下新低。展望大宗商品市场后市行情,由于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存在、世界巨头与主产区低价倾销、美联储加息预期等因素影响,一段时期内仍难乐观。另一方面,中国定向刺激逐步显效,改革助力经济增长,价格持续跌落最终引发需求增加并抑制供应,市场行情或许酝酿超跌回升。

大宗商品市场压力沉重

2014年,大宗商品市场压力沉重,致使行情持续走低。从国际市场来看,粮食、矿石、金属、石油、橡胶等重要大宗商品价格普遍深幅跌落,致使覆盖22种基础商品的彭博大宗商品指数2014年跌幅超过10%,创下五年新低。其中普氏铁矿石指数累计下跌4成左右;而原油价格更是从100多美元/桶高位,大幅下挫至50美元/桶附近,降幅几乎腰斩。

国际市场行情跌落,对于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形成很大拖累,甚至引发通缩风险。据测算,2014年11月份,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为120.1点,比上年同期下降14%,比年初下降15%。重要大宗商品中,橡胶类价格同比降幅最大,达到25.9%;其次为能源类,下降21.4%;食糖类下降20.1%,矿产类下降19.3%,钢铁类下降13.9%;只有农产品类和有色金属类降幅较小,分别下降2.3%和3%。

从2014年全年各月环比情况来看,整体价格曲线基本呈现一路下滑态势,只是在二季度略有扬升。

大宗商品价格深幅跌落,成为国内物价水平的重要抑制因素。据统计,2014年11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 同比上涨1.4%,全年第3次落入“1”区间,为全年新低,更创下58个月以来的新低;生产者物价指数 同比下降2.7%,连续33个月同比负增长。

2014年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所以深幅跌落,主要缘由“三座大山”压迫。

第一座大山是经济增速持续回落。

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继续放缓。据统计,前3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4%,比2013年增速又回落了0.3个百分点。主要经济指标中,前三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6.1%,增速比上半年回落1.2个百分点;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2.5%,增速比上半年回落1.6个百分点,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9.3%。

受其拖累,2014年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5%,增速也比上半年回落0.3个百分点。目前市场氛围“偏冷”,预计四季度经济增速7%左右,全年GDP增速可能低于计划目标。

2014年12月份中国两大采购经理人指数继续下滑,其中汇丰银行中国PMI跌破50,显示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预计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继续回落,逼近7.0关口。如果新一年内房地产价格跌落失控,产生系列行业负面连锁冲击,其宏观经济增速还会有更多回落。

中国经济持续减速,尤其是加工制造业回落,全产业链竞相去库存,导致大宗商品国内需求较为疲弱。据测算,2014年1—11月份累计,全国矿石、原油、焦炭、有色金属、天然橡胶等7种重要大宗商品表观消费量同比增长6.3%,处于10年来的较低水平。

重要大宗商品中,2014年1—11月累计,全国石油表观消费量为46942万吨,同比增长5.7%;铁矿石表观消费量为223217万吨,增长7.9%;10种有色金属表观消费量为4384万吨,增长5.7%;焦炭表观消费量为42725万吨,同比下降1.2%。预计四季度大宗商品消费继续低水平增长,2014年大宗商品表观消费增长6%左右,比上年增速回落。

在国内经济增速持续回落的同时,世界经济亦因为债务危机而复苏更为艰难。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全球主要国家均出现了巨额债务,一些国家债务甚至接近或者超出了其年度GDP总量。如此之高的债务,对于全球经济发展的冲击难以避免。

一是世界许多国家、企业缺钱进行投资,比如潜力巨大的世界各国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难觅;二是许多企业与家庭获得收入后,首先是用于偿还债务,而非进行投资与消费。此外,现阶段过低的物价水平,也使得投资前景难以乐观;美元升值亦会加剧一些国家的债务负担。所有这些,都使得一段时期内投资积极性与消费动力不足,严重阻碍了全球经济复苏,尤其是欧元区经济增长陷于停滞。

为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次下调全球经济预期,将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由先前的4.0%下调至3.8%;世界银行也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其中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发展中经济体2015年增长预期,由先前的7.1%下调至6.9%,并将中国2015年的经济增长预期由先前的7.5%下调至7.2%。欧元区的德国亦将2014年GDP增速预期从1.8%下调至1.2%,2015年从2.0%下调至1.3%。所有这些,显示了世界经济发展前景不容乐观。

全球主要国家经济持续减速,尤其是加工制造业回落,全产业链竞相去库存,势必导致大宗商品需求疲弱,加剧产能过剩局面,从而形成最大价格压力。

第二座大山是世界巨头与主产区的压价促销。

在经济增速回落,需求疲软的同时,大宗商品供应却因为世界巨头扩产、丰收影响,呈现大幅增长态势,致使供大于求成为大宗商品市场主调。据有关资料,美国2014年大豆总产较上年增加19%,玉米总产增加3.4%;2014/2015年度,全球小麦总产将达到创纪录的7.2亿吨,结转库存增至1.96亿吨,比上年增加1.9%。因为北美地区油气产量大幅增加,以及需求增长不及预期,国际市场石油供应过剩局面将在2015年内继续。世界矿业巨头连续两年大幅扩产,其中力拓计划将2014年铁矿石产量增产至2.95亿吨,在2015年达到3.6亿吨。鉴于国内储备过多,有关部门可能会对棉花与煤炭进口实施限制,从而加剧其国际市场过剩局面。

面对供大于求沉重压力,全球大宗商品跨国公司及主产区纷纷实施降价扩产促销战略,以此挤占市场份额。正是因为如此,尽管预测2015年石油市场供大于求,但沙特并不准备减少未来产量,而是将基准油价降至将近6年来最低,甚至放出即使油价跌至20美元/桶也不减产的狠话,以增强对于页岩油气和其他新能源的竞争能力;伊朗也随后大幅下调销往亚洲的原油期货价格,折扣幅度创将近6年新高。

同样,世界矿业巨头亦积极扩产,并将其增产铁矿石的销售目标,主要指向中国市场。其中巴西淡水河谷要将未来对中国的铁矿石销售翻倍,2013年销往中国1.5亿吨,2018年将翻倍成3亿吨。为了挤占销售市场,打击全球高成本矿山企业,世界矿业巨头势必进一步下调铁矿石价格。受其影响,国内大宗商品市场压力会进一步增大。这座大山不搬,市场行情难言回升。

第三座大山是美元持续升值冲击。

2014年美国经济增长较为强劲,收支情况好转,由此奠定美联储退出QE基础,并推动美元累计升值超过3%。最近美联储宣布结束QE,市场预期2015年美联储加息,加之欧元区经济动荡,因此2015年内美元汇率还会坚挺走高,对于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行情形成压制。

由于上述三座大山在2015年内继续存在,致使一段时期内大宗商品市场行情仍以弱势运行为主,甚至还会再下台阶。最糟糕情况下,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有可能跌破50美元/桶;中国进口铁矿石到岸价格逼近60美元/吨;其他有色金属、橡胶、大豆等价格也会进一步走低。

积极因素酝酿价格行情超跌回升

我们要看到,沉重压力之下也存在一些积极因素。随着其效应逐步显现,经济增速回落触底,尤其是房地产市场回暖,大宗商品价格亦会在超跌之后触底回升。

一是深化改革助力经济增长。

毕竟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国民经济的更好、更快发展,而非相反。目前加大改革力度主要集中在增强企业投资与经济活力方面。比如,通过简政放权,降低投资准入门槛;允许地方通过股权融资、项目融资、特许经营等方式吸引社会资本投入,拓宽国民经济短板融资渠道;进一步给小微企业减轻税负,激发经济活动能力;以合作等方式,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政府主导的投资项目和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同时决策部门还加大重要商品与服务价格的放开力度,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决定价格水平,最终使得社会资本进入产业政策鼓励项目有利可图,调动多方面投资积极性等。由此可见,强改革最终会刺激经济强增长。

二是基础设施投资力度明显加强。

总体来看,面对较大经济下行压力,中国宏观调控方针已经有所调整,即在多项任务指标中,决策层更加注重稳定经济增长,将此作为优先目标,即转向改革与增长更加平衡的政策。因此,2014年四季度以后,中央政府明显加大了基础设施投资力度。

据粗略估算,2014年最后2个月时间内,国家发改委就连续批复数十个交通基建项目,投资额已经超过了1万亿元;还有172项重大水利工程开工建设,投资超过6000亿元;环境保护方面“大气十条”和即将出台的“水十条”,投资规模将近4万亿元,预计2015年内所批复开工基础设施投资项目高达7万亿元。这些建设项目的陆续开工建设,对于新一年中国大宗商品需求无疑具有提升效应,其效应会在2015年二季度后逐步显现。

三是房地产市场逐步回暖。

住房属于终端消费,房地产投资牵涉国民经济十几个行业,占据GDP很大比重。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难以达到计划目标,一个重要因素就在于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过快,有些指标甚至出现了负增长。要稳增长就不能“任其自由落体”,尤其是要防范价格跌落失控。为此,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稳定住房消费,预计未来房地产政策的取向将以刺激需求为主。

目前全国大部分城市已经取消了限购;人民银行亦下发文件,“认贷不认房”,对商业银行房贷松绑;一些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减税与补贴政策。今后可供选择的宽松政策还有:充分满足首套房与改善性购房的贷款需求,予以更为优惠的贷款利率等。

受其影响,全国一些城市住房销售大幅增长,土地成交量价齐升。最近一段时期,全国楼市一改持续低迷局面,成交量大幅增加,作为楼市风向标的一线城市更为明显。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显示,2014年10月中旬,全国20个主要城市住宅签约面积环比回升45%,几大代表性城市库存总量在下降,显示今后房地产市场将逐步回暖,推动投资提速。

四是货币政策趋向宽松。

定向刺激的宏观调控,将使得今后货币政策趋向宽松。虽然现在还没有全面降准,但已经实施了一些间接地释放流动性措施。由于目前市场普遍认为不只是“钱紧”,更大的问题还在于“钱贵”,致使投资积极性严重受挫。为了降低资金使用成本,并体现社会公平与透明,今后有可能见到数次降准和降息。

预计今后1年内降息可以达到50 个基点;降准可以达到2个百分点。按照现有水平,存款准备金率每下降0.5个百分点,将释放流动性约5000亿元,而存准率下降2个百分点,就可以使市场增加2万亿元资金,从而产生经济活动与大宗商品购买力的很大推动。

受到上述定向刺激宏观调控影响,预计中国宏观经济增速的回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回落、房地产投资增速的回落和工业生产增速的回落,都将在2015年触底回升,由此推动2015年内中国大宗商品需求稳定增长。

初步测算,2015年内全国矿石、原油、焦炭、有色金属、天然橡胶等7种重要大宗商品表观消费量同比增幅将超过8%,高于2014年至少2个百分点。其中石油表观消费量增速在8%以上,达到3年来的最高水平;粗钢实际需求将超过9亿吨,带动铁矿石需求14亿吨左右。此外,有色金属、天然橡胶、大豆、塑料等大宗商品的消费水平也都有程度不同提高。

五是国际市场中国进口因素依然强劲。

中国是现阶段大宗商品进口最多国家,即便经济增速持续回落,需求增长放缓,但绝对数量依然巨大。据海关统计,2014年1—11月累计,全国矿石、原油、粮食、橡胶、有色金属等进口量达到12.8亿吨,比上年同期增长12.6%。其中氧化铝进口同比增幅为33.1%,石油气进口增幅为25.4%,铁矿石进口增幅为13.4%,粮食进口增幅为15.3%,均呈现强劲增长势头。预计2014年全国9种重要大宗商品进口增幅在12%左右,总体呈现大幅增长态势。

由于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的回落将触底回升,以及低价位刺激补库,由此带动需求增速提高。预计新一年中国9种重要大宗商品的进口增幅超过10%,保持大幅增长势头。其中石油进口增幅明显高出2014年水平。如果2015年中国铁矿石进口到岸均价在80美元/吨左右,全年铁矿石进口量超过10亿吨,再次增长10%;如果2015年中国铁矿石进口到岸均价跌至70美元/吨,全年铁矿石进口量就有可能达到或接近12亿吨,增长3成左右。中国进口量的继续大幅增长,对于国际市场大宗商品市场而言,应当是一个利好消息。

六是价格持续跌落引发供求平衡。

迄今为止,一些大宗商品价格的跌落一直没有引发生产总量下降,但这种局面不会一直维持下去。预计金属产业链的减产与企业破产会从矿石、焦炭,向金属冶炼次第展开。在强势进口与低价销售冲击之下,中国沿海独立矿山将首当其冲。2014年以来,用于钢铁生产的海外矿石份额已经超过70%。如果今后中国进口铁矿石到岸价格维持在80美元/吨以下,价格优势与竞争需要将迫使钢铁企业更多使用进口资源,即便是自有矿山的钢铁企业亦将如此,届时会有更多高成本铁矿被挤出市场。而供大于求与环保执法力度增强,也会引发高成本焦炭企业停产或减产。

随着供求关系趋向平衡,相关产品市场价格亦会回升,比如铁矿石价格重新回到90美元/吨以上水平,继而抬高钢铁企业生产成本,从而将减、停产扩展至钢铁领域,抑制资源供应,为其价格回升提供条件。国际市场石油价格的持续跌落,达到一个临界点后,比如40美元/桶价位,将会引发美国页岩油与其他新能源的亏损,进而抑制其产能增加与释放。

大宗商品价格的深幅跌落,在抑制产能释放的同时,还会提高了货币购买力,刺激需求相应增加。有观点认为,近段时期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大幅跌落,相当于一次新的货币量化宽松,有利于全球经济复苏。也正是因为如此,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市场中国石油采购量明显增多,进口铁矿石到货量也大幅增长,世界一些国家央行相继加大了实物黄金持有,等等。因此价格跌落本身,亦会在供求两个方面促进新的平衡,为价格回升创造基础条件。

七是地缘政治的强大影响。

这一点在国际石油价格的影响方面十分强烈。虽然2014年国际市场石油价格大幅度跌落,以及今后一段时期内继续下降,会对俄罗斯经济产生沉重打击,强化欧美国家制裁效应,但同时更有利于中国崛起,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动力。另一方面,随着美国页岩油气产量迅速增加,美国已经成为世界重要油气出口国家。在这个背景之下,美国政府一定不愿见到油气价格过多跌落,比如低于40美元/桶,必要时将会出手干预。

总之,受到上述大环境的影响,虽然现阶段及今后一段时期内石油、矿石、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甚至继续探底,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速回落的触底,美国经济的较为强劲复苏,以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跌落本身对于供求平衡的促进,20115年内大宗商品市场或许迎来温和回升转机,价格亦将在超跌后触底回升,比如国际市场石油价格重新回到80美元/桶,铁矿石价格会到80美元/吨价位之上。

抓住机遇进行大规模有效投资

中国是现阶段大宗商品进口最多的国家,2014年全国矿石、原油、粮食、橡胶、金属等进口量将达到14亿吨,2015年还会增长到16亿吨,甚至更多。因此,当前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的深幅跌落及继续下降,对于中国十分有利,可以大大降低经济建设成本费用。

比如,今年以来进口铁矿石价格跌落40%,中国钢铁企业因此少支付了铁矿石进口费用300亿美元;同样,由于2014年中国大豆进口均价同比下降20美元/吨,中国企业亦节约了采购成本过10亿美元;预计2014年中国进口石油约为23亿桶,按照当年国际市场石油价格平均下降10美元/桶计算,中国可以节约石油进口成本230亿美元,其他如有色金属、谷物、橡胶等重要商品价格的持续走低,都使得中国获益匪浅。

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增速持续回落,消费需求疲弱,加剧了国内加工制造业产能过剩,导致企业效益下降,财政收入滑坡,迟早会对就业产生冲击。汇丰银行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中,就业分项指数,经连续10多个月在50下方运行,可能显示了中小企业就业问题开始出现症状,必须引起警觉。

与此同时,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中国还存在许多国民经济短板领域与历史建设欠账,如高新技术领域、新能源领域、环境保护领域、交通与水利建设领域、城市基础设施领域、医疗教育领域、棚户区改造领域等,都迫切需要进行大规模投资建设,提高供应与服务能力。

这与加剧产能过剩、扭曲经济结构的负能量投资不同,大规模的国民经济短板领域投资与偿还历史欠账投资,不仅能够刺激当前需求,稳定经济增长,同时还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为今后国民经济的更好、更快发展打下基础,获取多重效应,因此是一种正能量投资,是一种迟早要进行的基本建设投资。

因此,我们要抓住当前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的有利时机,大规模进行弥补国民经济短板与偿还历史欠账的正能量投资。要趁现在世界各国缺钱,无力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国际市场原材料采购缺少竞争对手的历史机遇,快马加鞭,把我国的高速铁路网、城市轨道交通网、城市管线网及其他城乡基础设施统统建设起来;把我们的环境保护体系、医疗体系、养老体系,以及强大的国防体系等,都以最低的成本支出,统统建设起来。应该说,历史留给我们的低成本建设时间不会太长。

中国正能量投资规模空间巨大,需要投入数十万亿元,由此产生的直接购买需求及乘数效应,足以支撑中国经济7%以上的速度更长时间的增长,由此产生的巨量消费需求,可以完全化解所谓产能过剩。

不仅如此,我们还具有能够进行大规模正能量投资的几乎所有物质条件:即充裕制造能力,庞大的施工队伍与巨额资金储备。目前中国钢铁产能已经超过11亿吨;金融机构20%以上的存款准备金率,就冻结了20万亿左右的人民币存款;此外还有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都可以用于国民经济短板领域投资与偿还历史欠账投资。现在宏观调控所要努力争取的,就是要将巨大需求与充裕资源、强大制造施工能力结合起来,转化为全球最为强大的综合国力。

以有效投资刺激经济增长,必须解决资金来源问题。为此,要加大改革力度。要在简政放权,松动投资准入,拓宽投资渠道的同时,更多、更快地实现市场定价,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也就是说,要使得进入国民经济短板领域的正能量投资有利可图。因此,淡水、清洁能源等稀缺资源产品价格要超过成本,污染环境费用要提高,养老体系建设政府财政要予以扶持,修建高速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所引发的土地升值部分,也要与投资者分享,借此减轻其庞大债务负担,等等。只有这样,才能有源源不断的各方面资金进入国民经济短板领域与欠账领域,保障正能量投资的可持续进行。